欢愉


9


赤月静海,大漠孤烟,正值黄昏时分,姜瑶一行人就地扎营,巴乌以玄术设起屏障,以防不备。

“你看什么呢?”

“姜家的账册。”

姜瑶将手中厚册交予陆溱溱,她粗略翻翻,足足五百页不止。

“怎么?妹妹还要管账?”

姜瑶笑,“娘亲年迈,潜心佛事,对于家事所知有限。且账目之事原由父亲亲理。可近些年边境动荡祸事未平,父亲亦无暇家事。本交于麟哥哥打理,可如今也……我是闲人一个,管管账册,倒无不可。”

姜瑶顺眼瞧去,陆溱溱快靴一双,短衣短衫,干净利落,一身武人装扮,实在不是深闺中理事的小娘子。

“陆姐姐大概是从未碰过这些东西吧。”

“我家这些东西一向由母亲过问。我常年……不在...

  2017-10-20 0 0
 

寤寐思服(短)
血腥的玛丽亚(现,r)
食髓/红日(wg)
零落(mg)
杀死ZW的101种方法(段子)
七百年后的春与秋(末世)

  2017-10-19 0 0
 

欢愉  


8


新阳。初一内阁会议。四大宗亲氏族的大当家坐首席,长子次之,坐其后方。议事殿中臣工共七人,姜家长子已逝,长女在境外,鹰家只有一人与会。内阁正座空悬,待等皇帝入席。

时间到,皇帝未现身。正当群情焦灼时,一內侍捧一黄符而入,伫足于正座,黄符立即飞起,正立于半空,自焚,化出一张面。这不是别人,正是新阳皇帝。

“朕闭关,不便出,故用此法与会,望诸位臣工勿怪。”

七位臣工起身,齐声恭敬,“是。”

“坐。可有事奏禀?”

“臣有事奏禀。”

“梁大公?鸦不鸣,则天下平。朕已许久未听梁家声音了。讲。”

“据臣探听,南国镇国神器下落不明。”

听此言,在座...

  2017-10-19 0 0
 

欢愉


7


“溱溱!”

未等姜瑶反应,随行卫从巴乌冲上前去,并指结印,速念咒语,周身元气凝结成墙,正挡住鬼火攻击。

“……南海蛮奴?”那声音朗声笑,声音浩荡慑人心魂,“好丫头!竟有本事令蛮奴臣服。”

姜瑶示意巴乌,令其收势,环顾四周,答道,“若前辈并非故意刁难,还望前辈放行。待晚辈完成军令,再特来向前辈讨教!”

“你等此行为何事?”

“吾皇授命,静海清剿清华门余孽。还请前辈行个方便。”

“啧,”那声音不屑,半空中混沌凝结成人形,徐徐降落,竟是个黄口小儿。

“那新阳老头还想着一统九州,合并两宗三门十三大帮派呢啊?”

姜瑶上下打量他,垂发双髫,身穿红肚兜,脚踩虎头鞋,分明...

  2017-10-19 0 0
 

Lori的小屋

昨晚去了Lori家。她是我在这边上学认识的河南女生,我们同级,有些课还是同班,但她比我大5岁。这件事在这边不新奇。在college里,父子或母子同班都司空见惯。

许久不见,她原本壮实的体格又肥厚许多。可能是她双亲来加看她的缘故。她新购了处房子,在Landford地区,偏僻,没公交,开车要走高速。房价尚可,两厅三卧,八成新。昨晚的小聚会算是warm house party,除了我,还有一位与我同班的四十几岁的‘类单亲’妈妈段小姐,带着她11岁的儿子。

段小姐给我的第一印象有些‘中村’。这是我自己发明的词,意为‘中国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