汪老:“评论家最让人受不了的,是他们总是那样自信。”

然也。

我看过别人的评论,也亲自写过书评。看与写是完全不同的思路。
如若评论家的文笔十分有煽动性,观者若无独立思考能力,很容易在未看正文之前 便对全书产生刻板认知。

个人愚见,各花入各眼,文字写是一面,读又是另一面。何必强以一叶而障全貌?

不拘泥一面,而有多方的解读,这难道不才是文学 文字 甚至所有意识创造的魅力之处吗?

热度(4)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肃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