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如汪老所说,文学,尤其是叙事性的小说,语言是本体。一本书的语言,决定了这位作者的与众不同。展现着他/她不同于别人的魅力。语言能看出的东西太多,不只是作者的文化素养,还包括他们的价值观,阅历,人生态度等,方方面面。
好的语言,可以如汪老说的,像棵树,主次有序,盘根错节相互关联。但我也觉得可以像流水,连贯有序,时而如江如流,涓涓莞尔,时而如海洋波涛,壮丽蓬勃。

我一直认为不可“以词害意”。毕竟是要讲故事。若火龙黼黻,逐字雕琢,未免会有诘屈聱牙之感。你看,读我这两句话,有两个生僻字,就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了?有文化底蕴,又何必要去刻意显漏?我相信厚积薄发。

文字,故事,一切在于自己心境而已。

热度(1)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肃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