拔牙拔牙拔

拔牙这玩意儿是会上瘾的。

我长了四个智齿,上下左右,一边两颗,还全是歪的。这种存在即使我受罪的东西,在我身上各处还长过不少。

五年前(或是四年前,记不清了)我去拔过一颗,右下一颗。当时大夫上了麻药,可牙冠太大,不得已,只能把一颗牙用锤头敲成两瓣儿,然后分开钳取。

那次我是受了不少罪的。麻药退后是钻心的疼。随后不知为何,扁桃体发炎肿大,从脸巴子到脖子根粗了一圈。不得已,去打了两天的吊瓶,才算消停。

前天去拔了右上一颗。这次是新找的大夫,技术过硬,麻药扎的准,术后恢复的也很好。第三天我就来拔左边剩下的两颗了。

结果……我现在顶着半边麻醉的脸在敲字。

我发现我有时候对自己真的特别狠。我妈一再问我:你要不要在想想?再考虑考虑。

我想着,长歪的智齿留着,怎么着都是个祸害。索性,一口气解决。

看来是我太轻敌了。

嘤嘤嘤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肃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