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闪光之处即是最可悲之处。可怜可悲却依然可敬可佩!
中国的知识分子,有中国骨气的文人们在文革大潮之后尚未泯灭其性,真算得上一件庆幸的事了。
———图片来自《一百个人的十年》冯骥才。

热度(7)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肃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