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骨神经愈发疼痛,无法集中精神和注意力,坐或站都十分痛苦。这是一种长期的,难以摆脱的痛苦,如同现世生活中的堪忍,甚至连碳酸饮料和契科夫都无法帮我逃离。

如今身心痛苦,我生于此世却无法逃离,这不外乎是前世作孽的因果。我其实不信这个,但总是不自觉的会拿出来说说。人总要为自己的不顺意找些冠冕堂皇的借口,宗教算是典型之一。

饱受中国式教育的我,会经常预想自己的未来,可同时又作为悲观主义者的我,预想出得未来,往往不是什么光明图景。我是个爱自虐却又怕自虐的人。我的悲剧大概是: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,但完完全全不想改变,彻头彻尾的loser。像网络上许多无病呻吟的人一样,有着利用自怨自艾来骗取关注的毛病。

不是单亲,童年大约顺意,学生时期普普通通,哪有那么多惊世骇俗的沮丧与悲悯,思来想去,大概是闲的。

我不勇敢,且读书越多越不勇敢。道理知道的太多,会剔除一些人性中,与生俱来的本真和冲劲。会顾忌后果,或许是个好事。但承担风险也是通往成功的必经之路。

总结:我应该少喝些碳酸和咖啡了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肃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