克制与隐忍是人性惨痛的自我阉割。许多人不解,甚至并非情愿地如是生活。过程中是对立消磨的别样快感,与痛苦后的独自消沉,仿佛蒺藜藤上结出白梨花,是多少文人为之痴迷的畸形的美梦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肃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