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愉(花鱼)

1

那年清华门外,我目睹了真正的少年英豪。那时的他不满十三岁,玉立于腊月风中,驳斥武林魑魅之辈,何等飒爽侠气。对于那些江湖事,我终究是懵懂的,岁逾豆蔻之年却未至婚嫁之龄,正当逍遥年岁却无意间深种情根。从此, 他仍是满心壮志,我清楚,他不曾为谁停留。

可我不同。

人说,女人为鱼,爱为水。鱼离了水,或许可活,但一定不再是以鱼的样子而活。我那是年幼,未勘破其中关窍,经历种种,方才有所顿悟。

原来这话,于我,于她,都是不错的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肃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