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愉(花鱼)

2


他身子不好,身形单薄。在那些声望颇高的前辈眼中,他是试飞的雏鸟,又尚在年幼之龄,言语间总是轻慢。他不恼,字字句句,入情入理,一番下来,在场人无不折服。

末了,众人起身,送他先行。只见他身边的八尺大汉将其擎于肩头,他坐的极稳当,傲视座下诸人,眉宇间尽是吞吐寰宇之势。清华门中,竟无人敢抬头望他。

那一刻,他是太阳。灼烈而耀目。

我亦不敢望他。并非因爱惜这双眼,于这暮夜中,若能得这烛火来暖,失了双眼又如何。只是,我知道,他的光与热,从来不曾为一人而发散。

既知此理仍罔顾,徒作了夜蛾。只愿换他一滴红烛泪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肃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