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愉/花鱼-----正篇


1



待到醒来之时,已是三日后。

陆溱溱昏昏沉沉,睁眼环视四周,一切皆熟悉。这是她的闺房。原来已经回到陆府了。

那姜麟呢?

她挣扎做坐起,面上毫无血色,步履蹒跚。

“...小姐!你要去哪里?”小丫鬟吓得摔了手里的碗。

陆溱溱不看她,口中喃喃,“姜麟...姜麟...”

“小姐...”小丫鬟看不得她如此,便含着泪小声道,“姜麟少爷,已经下葬了。”

闻言,陆溱溱只觉自己身上仿佛被瞬间抽干精气魂灵,无边的痛裹挟着钻心的冷...

“...幼梅已开,新霁...却不再有了......”言罢,便倒在皑皑雪中。




“你是何人?”天子威重,令群臣俯首于龙座之下。只见小女子恪礼守矩,颔首垂目,道,“臣女姜瑶,姜府二女,叩见吾皇万岁,愿吾皇永享天齐之福。”

皇帝见她乖顺,答话不卑不抗,虽无错漏,但却心生不爽,“二女...怎么?姜府还有个女儿吗?”

姜瑶清楚,只因为自己是姜府的人,如何言行都是错。

“回吾皇,臣女与兄长姜麟为双生,因母亲修行,一直养在般若寺。去年因受皇命平息清华之乱,才召回府的...”小姑娘言语清丽可人,继续道,“嗯,可是后来...兄长过世,臣女这才下山的。”

看她神情俏皮,言语间尽是不解世事的小闺娘模样,与那个有慑人之威仪的兄长十分不同。皇帝心中倒松了口气。

“...嗯。你兄长过世,你可伤心。”

皇帝之城府,绝不可妄加臆断。生死祸福,皆在瞬息之间。

姜瑶笑得莞尔,眼神至纯无暇,“唔...臣女与麟哥哥自小一起长大,哥哥过世,瑶儿自然伤心。可瑶儿又想到兄长是为国捐躯,便觉得无上荣光。”

小姑娘这一席话入情入理,皇帝听得十分受用,拍掌而笑道,“好好,姜府这二女儿乖巧伶俐, 姜爱卿好福气。”

众人心里清楚,姜府本应有子女双全,可享齐人之福,如今膝下只有一女,他日待此女婚嫁,便后继无人。

有关这点,每个人心照不宣。寰龙宝殿上一时无人应声,静得诡异。

“嘻嘻...”大殿上倏地响起女子笑声,众人四顾,不是别人,正是这姜瑶。殿上侍官刚要斥责,皇帝示意他退下,冷着脸问姜瑶所笑何事。

“素闻吾皇天威浩荡,不可亲近。但今日由臣女看来,吾皇很亲切呢。”

一言毕,殿上更是死一般的静。

“哈哈...你这丫头,真是初生牛犊,上近前来!”

姜瑶登上龙台,皇帝细看看她,与那姜麟小子长得并无二致。却瞧着顺意许多。

“拟旨。封,姜府之二女姜瑶为攸宁公主,赐姜氏茯苓翠。”

“谢吾皇。”

姜瑶跪谢皇帝,敬接王授。
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肃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