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愉(花鱼)——正篇
2

“请陛下授命臣女,平息清华门叛乱余孽。”陆溱溱跪在龙台下,叩行大礼。
“陆侄女,朕知道你复仇心切……清华门乱党虽未尽除,但已不足为患,侄女大才,杀鸡焉用牛刀。还有,侄女大好年华,要尽快收拾心情。” 对此提议,皇帝不想再深究,摆摆手。陆溱溱无奈,不能忤逆圣意,只得退下。

“陆家姐姐大义。父皇也是心疼姐姐。”姜瑶笑得天真,随即提着裙子跑上龙台。两旁侍卫出手阻拦,皇帝示意他们退至一旁。的确,以皇帝修为,满殿群臣都不是其对手。一小丫头又何惧。


“清华门余孽逃至赤月静海,瑶儿总怕他们还回来。可怜我哥哥,为除恶人而去了…”话行此处,小丫头星泪点点,“依皇爹爹方才所说,陆姐姐是牛刀。那攸宁自告奋勇,自愿当个宰鸡的屠户,为皇爹爹拔了它的鸡毛,剥了他的鸡皮…皇爹爹您看可好?”

皇帝睨着她。姜瑶眼神纯粹,并无遮掩。可帝王策怎容他人置喙,群臣皆缩头屏气,一声不吭。

“哈哈哈…” 皇帝拍案大笑,“好。命,攸宁为督门中将,授天子龙鳞,所到之处,如朕亲躬。”
台下陆溱溱神色微动,却也与其他臣工共贺公主。



姜府内,姜瑶正和丫鬟逗趣儿。
“听说小姐被封了将军。”
姜瑶眯着眼,歪躺在摇椅上,伸着腿,吱呀吱呀的晃荡着。“你消息倒快。”
“……您才进殿面圣便封了将…这种消息,想不快都难。”
姜瑶笑笑。这次进宫,是孤注一掷,非死即生。算是运气好吧…当然也是托了某人'抛砖引玉' 之福。

“去准备一套茶具,两只茶杯。”

“有客人?…唔…我没听说啊?”

“啧…越发放肆了…”姜瑶起身拍她屁股,“快些准备,晚了可就怠慢了。”

丫鬟逃似的出了房。没一会儿门房小厮来回事,陆家三小姐到。

姜瑶呼噜乱额前发,把腰里的茯苓佩随手掷在妆台上,扯松了衣带,又重新躺回椅子里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肃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