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愉
3


拥月华之貌,怀隽朗之质,眼含碧波秋水,唇衔灼灼丹樱。美则美矣,只是这眉心一点愁,坏了美人相。

“陆姐姐来了?”

四下环顾,这里不象小姐闺房。陆溱溱想起自己三岁的幼弟,懵懂顽皮,房间也比这要齐整许多。蓬头垢面,身形无状…直至她见到那沾了俗粉的茯苓佩,陆溱溱方才说话。

“姜小姐可是要我站着回话?”

嗯。有脾气了。

姜瑶笑,却未睁眼睛,下巴拱了拱妆台前的凳子,示意她坐。

她心内不爽,却也坐了。

“若姐姐今日来是道谢的,那便不用了。好意我收下,还望姐姐节哀。”姜瑶开门见山,一语中的。陆溱溱惊诧,准备许久谢词也不必再说了。

两人就这样僵持着。陆溱溱瞟到了台上的玉佩,见翠色流苏已染上脂粉色…下意识叹了口气…

姜瑶眯着眼偷看她。好看好看。不知怎的,这洇了愁的美人竟也别有一番韵味。

“…敢问公主,可否…带我一同去静海?”

“想报仇?”

她点头。眼始终定在玉佩上。

“行啊。”姜瑶答应的没有丝毫犹疑,心愿满足得太快企鹅出乎意料,陆溱溱瞪圆了眼睛。姜瑶笑容不变,起身上下打量她,目光竟有些放肆…

“你做甚么?”陆溱溱羞恼,退至三尺外。

“嗯…我瞧姐姐体态纤纤,平日里应该所食不多。瑶儿羡慕呢。”

陆溱溱并不信她这番巧言,坐到一边扭过头不看她。姜瑶看不到,心里也猜得到。为伊消得人憔悴。为了姜麟才至此,有何可羡慕。

她此时,大概又是伤心了。

姜瑶内心一震。自己竟又惹她难过了。

走到她身边将茯苓佩塞给她,“今日与姐姐一见如故。见姐姐喜欢这个,便将此物送于姐姐吧。”

一见如故?陆溱溱抬头看她。与姜麟颇为相似的眉眼,但她心知,这姑娘终究不是他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肃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