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愉
4



“走了?”丫鬟问。姜瑶点头。 

“怎么这么快?连口茶都不吃吗?”

“还不是你磨蹭…” 姜瑶假意恼她,“这下果然怠慢了不是?”

丫鬟倒是好脾气,“怎么说小姐与她也是旧识,也不多聊会儿…”

“什么旧识?”姜瑶正色,丫鬟这才意识到说走了嘴。
“勿再失言。” 

这回丫鬟是老实了。“小姐…陆小姐她…还很伤心…” 

姜瑶躺到椅子里,合上眼,不再搭话。

多思无益。



“跪下!” 

陆靖荣一句话,身为其女,陆溱溱只得跪下。



陆靖荣拿着戒尺,当着全府上下几十号人的眼,责打陆溱溱手心。


“老实回答!今儿个,去哪儿了?”


““姜府.”陆溱溱托着手心,知无不言。


啪!一声,戒尺抽在手心上。


“我说过,鹰鹤俩家不能共存!他姜氏鹰家为什么被皇帝提防着,姜麟为什么会死,你我心里有数!你今儿还非得去触那个霉头!”说完,啪!有一抽。


“女儿一介女流,不懂皇权帝策,只想为麟弟弟报仇。”


“麟弟弟?”陆老爷越听越气,仰手又一抽,“混丫头!不知羞耻!真丢了你母亲的脸!”


提到溱溱母亲,陆溱溱眼眶一红,泪珠盈睫,簌簌的往下掉,却依旧不吭一声。承着父亲的责打。


满堂的哥哥姐姐姨娘家眷,女人用绢丝帕子捂着鼻子,斜眼到他处。男人们低眉顺眼,没一个敢吭声的。陆溱溱在这家里年岁最小,却是最有筋骨的。


不知打了多久,见她还是一声不吭,一句不辩,陆老爷也打累了,便收了手,道“去吧!我鹤家没你这么个女儿!”


“父亲可是不要我这女儿了?”


“不是我不要你!是你仍想着那个死了的恶鹰小子!不肯为我鹤家尽心力!”


陆溱溱踉跄站起,白肤上浮着青紫色,虚弱道,“溱溱从小承父训,字字灼心没齿不敢忘。麟弟弟投我以木桃,我便报之以琼瑶。女儿谨守为人之义,不知错在哪里!”


“你!”陆老爷气得神情恍惚,仿佛看见溱溱娘亲当年的模样。“哎...家门 不幸啊...”




姜府正堂,一个八尺高的粗壮大汉跪报事宜。堂上正座着姜府大当家,旁边姜瑶端着茶盅,听得乐呵。


“我说什么来着,她果然是背着她爹偷跑来的。”姜瑶摇头晃脑很是得意。


姜老爷看了她一眼,摇头叹气,“这丫头也是个痴心的...瑶儿,这是你的祸事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
“怎么办?”姜瑶忽然起了皮劲儿,玩笑道,“那我再变回姜麟,娶了她这 鹤家小姐,不就成了?”


“正经的。勿玩笑。”


姜瑶这才收了嬉皮,问那大汉,“巴乌,她怎的说?”


“陆小姐说,投桃报李,她没错。”


姜瑶凝神细思,抬眼肃然道,“她有这份心,我必不辜负。”转身对丫鬟道,“去收拾,我们今晚宿在陆府。”


“瑶儿!”姜老爷想拦着她细问问。姜瑶只说,“父亲放心,女儿今儿个答应过陆小姐,带她同去赤月静海,明日启程,今晚宿在一处,也有个照应。”


姜老爷点点头。姜瑶行事一向机敏老成,姜老爷把一块鹰头戒指交给姜瑶。“这家徽烙子你拿好了,行走江湖,有个凭证,也有个依靠。”


“谢爹爹。”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肃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