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灵魂时常惶惶不安的缘由,似乎已经找到。“似乎”与“已经找到”并不矛盾。
由于各地漂泊和居无定所,身边的人事物都不是以一种“可能会日久生情”的形式存在。我的灵魂没有寄托与归属。
我时常在思考,人真的不能独活吗?如果社会维系和群体性,是否真的可能生存?
答案是肯定的。人的生物性可以存活,但他的精神已死。我一向不喜欢咬死某个论点,认为这样是傲慢且短视的。
对于那些以困苦形式而存活的人,死亡的确是解脱。我不困苦,但精神贫瘠。不害怕死亡,但也不是热衷于“类死亡”的狂教徒。
现世中,我是一个人,独活。死后,依旧如此,未有改变。
但换个角度想:现世时,灵魂要备受各种苦业煎熬,死后就不会有了吗?
我不知道。没人从死后的世界回来告诉我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肃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