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愉


7


“溱溱!”

未等姜瑶反应,随行卫从巴乌冲上前去,并指结印,速念咒语,周身元气凝结成墙,正挡住鬼火攻击。

“……南海蛮奴?”那声音朗声笑,声音浩荡慑人心魂,“好丫头!竟有本事令蛮奴臣服。”

姜瑶示意巴乌,令其收势,环顾四周,答道,“若前辈并非故意刁难,还望前辈放行。待晚辈完成军令,再特来向前辈讨教!”

“你等此行为何事?”

“吾皇授命,静海清剿清华门余孽。还请前辈行个方便。”

“啧,”那声音不屑,半空中混沌凝结成人形,徐徐降落,竟是个黄口小儿。

“那新阳老头还想着一统九州,合并两宗三门十三大帮派呢啊?”

姜瑶上下打量他,垂发双髫,身穿红肚兜,脚踩虎头鞋,分明一稚子模样。忽想到江湖中一秘术,可令年长修行者貌似孩童,令年少者貌近古稀…或可阴阳颠倒,亦男亦女,随心化形。但听闻此秘术能得修者少,能修成者更少,修道精深化用妙处者,凤毛麟角。

莫非眼前人便是此等厉害人物?

“敢问前辈尊号?”

“小丫头,放肆了。”

姜瑶愈发恭敬,“是。”

稚子点点头,“你一人上前来。”

姜瑶令其他人退下,陆溱溱犹豫,姜瑶见她不放心,抚上她手只道“姐姐信我。”

于是,一人上前,伫于三步外,方才看清其外貌,真正是一孩童,无一破绽,能修于此等化境,必非等闲。

“丫头,你不姓姜。”

姜瑶一怔,真人面前不敢妄言,只得恭敬道,“是。”

那人笑笑,背手言道,“哈哈,无妨,老夫早已不问朝堂,亦不关心江湖。天道循环,衰荣不外朝夕,尽是世人痴妄,呜呼哀哉。”

姜瑶一礼,“前辈所言甚是。”

“甚是?”稚子围着她审视,“哦,是了,你是死过一次的。”

“前辈此言差矣,是两次…”

稚子乜眼,不言。

“晚辈此行,前辈可有何叮嘱?”

“……啊,没什么特别要说的。就是太无聊了,想找个人说说话儿,你陪我几天可好?”

那前辈突然形状如幼童,天真顽皮,滴水不漏。姜瑶突然没了主意。

“……可小女皇命在身……不如前辈随我等一同前往,何如呀?”

“不好!”

稚子跳脚,拍打姜瑶的脑门。远处众人听不清二人所谈何事,望见此景,内心一震。

“瑶妹妹不会有事么?”

“陆小姐不必担心。尽在主人掌握。”

说话的是姜府护院,皇授公主近身卫长,丁目。

“主人?你们平时是这么称呼她的?”

丁目恭敬道,“在府,其为主。在宫,其为君。有主公在时,其为小主人。此时,丁目奉其为主人,并无不妥。”

陆溱溱不以为然,“其称呼,从新阳国立之时便已废止。新阳内有无上君皇,亦有内阁,左右襄佐,长幼有序,但从未有主奴之别。此乃旧时陈腐之称谓,腐朽愚昧不堪。”

“启禀长使大人,”丁目正色,“属下自主人幼年时,便随其左右,护其周全。主人从未以主奴之规相待。属下与主人虽有主奴之名,但多年同食同饮,比之新阳国内内阁新士们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属下心内无时不感恩戴德。”

陆溱溱自觉言行有不尽然之处,刚要说话,丁目却接着道,“长使大人出生时,新阳国内大势已定,举国一派新相,大人于此种向荣平和中成长,实乃大人之幸,则大人更该知这平易待人不流于表相,更关乎人心。此乃新阳皇帝推行新内阁之初衷。”

丁目深深一躬,“属下冒犯,请大人降罚。”

陆溱溱正身背手,虚一抬,“瑶妹妹俐齿伶牙,我是见识过的。没想到下人亦这般侃侃。领教了。”




“前辈……”

姜瑶有些不耐烦了。勉强守着恭敬。

“那老头不是给你个龙鳞?借我玩儿两天。”

“天子龙鳞,代皇帝亲躬。岂能儿戏?”

“那你陪我玩儿两天……小气!借老夫玩儿两天又能怎么着?龙凤两脉素来水火,你代龙子深入凤池,难道真想以身证道?”

姜瑶恍然,“是。多谢前辈提点。晚辈受教。”

双手托出龙鳞于那孩童。孩童欣然纳之。

“去吧。”

孩童身形慢慢消隐。姜瑶忽想起一事,向着那半残缺的身影问道,“前辈……为何帮姜瑶?”

“………‘暗丘’的神树,今年可开花儿了?哈哈哈……”

声匿形隐,前辈已不见踪影。

暗丘。看来这前辈是外祖母家的旧识。
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肃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