距离上一次正经上机码字,已经有一个多月了。我最开始写文字的是源于追星的冲动和不填就难受的脑洞。原以为,现在激情褪去,提笔的心思也淡了,说不定这样拖着,拖着,我也就再也不会来这个号码字了。我的写字时代这也就这么过去了。我还回到我没写过字的时候,回到寂寞无声的现实世界中,为了没有热情的事业假装奋斗。

我总说,人贵在自知。我也一直以为我很具有此种智慧。但直至今天晚上八点三十六分,我终于忍不住,情不自禁的登录这号,开始敲键盘,手指飞舞,何等酣畅。

我在停止码字之后,有过无数次想要再提笔的念头,每一次看到文字,无论是读书,看微博,甚至是听人交谈,都有这种冲动,累积至今,再难抑制,它才爆发。

我本来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。但以我对自己浅薄的了解,我确是个很有交流欲望的人。写一些长篇大论是内心观点的表达,但我更喜欢不同观点之间的碰撞,即文明的撕逼。原先的圈子缺少与我一个层级的人,我的表达,观点的输出,换不回与之对等的有深度的回馈。

不再写字期间,我总想着,要不就这样下去算了,以前承诺过的,就当个屁,放了得了。我可以不管别人的期待,我可以不顾任何人的失望,但我不能无视我的内心。如果我不写了,我自己能不能接受这个结果。

我一直是个自私的人,且十分任性,做什么事儿,好与坏全凭心情。对不起全世界我都不在乎,但是不能对不起我自己。这话我隐约记得张伟也说过。当时我听到这话,心里有些情绪翻腾,有些轻也有点重,说不清是好是坏,模模糊糊的,开心又难过。我之前一直把他当个开心果儿来追,心情晦暗时候喝两勺他的毒鸡汤,还挺有味儿的。但听他说这话的瞬间,我觉得他好像是从屏幕里走出来,站我面前,捏着我的肩膀跟我说的这话。我之前脸上是什么表情我不知道,但听见这话之后,我脸上无论什么表情,都一定是僵的。毋庸置疑。


我突然有了一个感悟:当你开始理解一个你原本热爱的人的时候,这便是你热爱退却的开始。

我原本热爱他,逐渐理解他,这是一个“那么近又那么远”的阶段。而我依然爱他,只是不像原来那么狂热,那么傻白甜的盲目的爱,我开始把他当做“普通人”来爱,而不是一颗“星”来爱。

由此,我又惊觉,之前人生中的所有贪嗔痴的虚妄,似乎都不太有必要。欲望不被满足时,会生出虚妄。可是,我当时想要的,想追求的,真的是我内心真正想要的么?

想通这些,我的心,似乎也就找到了一方清净地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肃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