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静默如星,像风一般萧索,弥留在我心中又琢磨不定。风把花从枝头带走,离开的那一刻,花就是风的。
言毕,他莞尔,风停了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肃刀 | Powered by LOFTER